武汉一群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服务项目 >

这是实现高质量发展和伟大复兴的关键

2019-05-11 09:39 编辑:admin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全面体制变革将释放竞争中性化、数字化、法制化等红利。改革大业千头万绪,其中特别需要强调和特别值得期待的是,坚持“竞争中性”原则,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激活民间投资。民营企业的信心和产权保护问题,是近年来投资不足的关键因素。民营小微企业发展其实不仅缺钱,这可能仅仅是问题的结果,光靠融资支持和减税降负恐怕还远远不够;民营小微企业更缺利润,即盈利能力不足、资本回报率低所导致的持续发展能力较弱,缺乏在环保、融资、税收、用工、市场准入、产权保护等方面的公平对待的市场环境,竞争不中性才是问题的根本原因。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新“两个凡是”:凡是市场能自主调节的就让市场来调节,凡是企业能干的就让企业干,这是真正的市场化导向。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按照竞争中性原则,在要素获取、准入许可、经营运行、政府采购和招投标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平等对待”。相信随着这些重要原则和政策的落实,必将激发企业和企业家创业、创新、创造和创富的极大潜力。
“一带一路”建设和制度型开放将释放新全球化红利。未来中国开放的重点是,推动全方位对外开放,推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加快与国际通行经贸规则对接。这将包括并不限于:放宽市场准入,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保护外商在华合法权益特别是知识产权,允许更多领域实行独资经营;扩大进出口贸易,推动出口市场多元化,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发挥企业主体作用,有效管控各类风险;积极参与世贸组织改革,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
强大国内市场建设及乡村振兴将释放以消费升级为代表的新市场化红利,这将解决我国需求侧的市场独立问题。消费升级不仅是指消费总量的增长和品质的提高,还包括消费结构的优化和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的提升,其本质是消费者总福利的提升与改善。消费升级将成为未来中国经济摆脱内忧外患、彻底实现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这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国内市场培育另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方向是乡村振兴,这既是国家的大战略,也是企业的大文章、市场的大机遇,乡村这一广阔天地将再次面临大有可为的难得机遇。随着全国性乡村振兴规划的出台,未来省、市、县各级政府的规划将渐次出台并具体落实。乡村振兴将成为风口,迎来大发展。这个战略将成为未来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中国农业农村发展的一个主线,是未来中国经济展现巨大韧性和回旋余地的重要方面。当前,与乡村相关的基础设施是重要的短板领域,投资需求巨大。落实国家乡村振兴规划,今后五年大约需要投资7万亿元以上,即每年平均1.4万亿元左右,这将对短期的经济增长构成强力支撑。
新技术的应用和生产效率的提高将释放工程师和高技能人才引领的新信息化红利,这将解决我国供给侧的核心技术依赖问题。从根本上来说,经济的可持续增长来自于宏观上全要素生产率和微观上企业生产效率的提高,而不是政策的短期刺激。而无论是宏观还是微观效率的提高,均来自于创新。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三大重要变革,即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无一不和创新有关,无一不由创新带来。唯有创新才能承载我们国家经济转型升级、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重任。去杠杆、压缩支出和债务减计这样的减法固然重要和必不可少,但更为重要的是要及时做加法,即提高实体经济的资产收益率或资本回报率。要做到这一点,离不开企业的创新和技术进步,离不开政府所营造的有利于创新的环境和制度。技术进步和效率提高将释放创新红利,这是实现高质量发展和伟大复兴的关键。
都市圈、城市群及全新的区域协调发展新布局将释放新城镇化红利。以都市圈加城市群的新型城镇化发展新布局已日渐清晰。此前公布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显示,未来我国将有序推动哈长、长江中游、北部湾、中原、关中平原、兰州—西宁、呼包鄂榆等城市群发展规划实施,并将建立健全城市群协调协商机制。这意味着,随着人口向大中城市乃至大都市圈、城市群的流动和集中,重点地区的城市群有望有序快速发展,一体化建设水平将不断提高,中心城市对周边城市的引领和辐射带动力将显著提高,区域协调发展将愈发显著,这将成为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助推力。
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发展所推动的新旧动能转换,将释放后工业化时代转型升级红利。中国经济结构正经历着一场破旧立新的巨大变革。那么未来的新动能在哪里?笔者以为,应当高度关注、密切跟踪新一轮产业和技术革命所带来的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的发展。这些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新动能普遍具有以下一些基本特点:知识和技术密集、市场需求广、企业效益高、带动作用强,能够代表产业变革方向,符合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需要,等等。针对我国经济结构中新动能比例相对较低,传统动能仍占绝大部分,其中还有很多低端、落后产能亟待出清,大量“僵尸企业”有待化解的现状,需要持续推进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注重用“四新”经济手段,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加快经济增长新动能的培育,改善新旧动能的比重,促进经济结构和金融结构的优化合理,以及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