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群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行业新闻 >

机制亟需改革

2019-03-09 10:41 编辑:admin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长期以来,中国的原油和天然气采掘业,掌握在大型国有企业手中。但在油价下降、资本支出开支骤减之后,体制机制带来的问题逐渐暴露。因此,在国家相关部门发布的数次改革方案中,都有强调“引入社会资本,引入市场竞争”。
 
页岩油气开发也不例外。
 
2011年、2012年,前国土资源部分别进行了两轮页岩油气区块招标,这一招标的本意也是如此:引入市场竞争、引入社会资本,最终加速国内的勘探开发。但是,在2016年的核查中,全部区块“停摆”,几乎所有企业均未通过前国土资源部的核查。
 
截至目前,自然资源部也仅是核减了相关区块的探矿面积,但并未对相关企业进行进一步的退出矿权处理。
 
2017年,贵州公开出让了一个页岩气区块,该区块的安页1井曾获重大突破,估算天然气资源量达千亿方。贵州产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最终以12亿9千万元竞得此区块岩气勘查探矿权。
 
依据公开信息,该区块目前已经实现生产,当地群众已经用上了来自该区块的天然气。不过,在页岩气区块开放的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凤毛麟角,绝大多数像前文所述一样,无疾而终。
 
“油气开采这一行业,目前的门槛太高了。”上述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中标要交钱,买地要花钱,勘探要花钱,即便是技术方面可以支持,算上中标支出的话,可能要超过十年才能回收成本,这对于许多民营企业来说,基本等于没有吸引力。”
 
上述贵州探矿权出让的例子,除了12.9亿元的矿权出让金,企业未来销售天然气的收益还需与政府进行分成。在矿权退出机制迟迟没有出台的情况下,这样的门槛让许多企业望而却步。
 
目前在矿权退出机制上,相关部门还在进行探索,包括国有企业手中,有许多没有得到开发的矿权一直搁置在那儿。“这种问题带来的结果,效率一定是低下的,在国有企业内部矿权太多了,有些比较未知的,很有可能得不到重视。”他说。
 
而对于目前掌握国内大多数矿权的国有石油公司来说,也应该通过引入市场竞争的办法,提升效率增储上产。
 
一个比较好的借鉴模式,是此前苏里格天然气区块的开发。彼时,长庆油田公司宣布将这一致密气田进行公开招标合作,直接参加这一区域气田开发的公司包括了国内外的10余家公司,其中不乏壳牌、道达尔这样的国际巨头。
 
市场机制的引入,让苏里格气田平均单井累计产量达2000万立方米以上的气井比例由原来的62%提高到80%以上,平均单井可节约投资200多万元。这一模式使苏里南气田成为中国产量最高的天然气田之一,后被称为“五加一”模式。
 
不同公司在一个油田竞争,技术的进步得以快速复制和验证,同时学习曲线可以快速降低技术复制的成本,极大提升了效率。不过,这个已经得到验证的模式,并未在中石油内部大力推广。
 
究其原因,是中石油内部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壁垒相对较高,内部资源流动性较差。“一个人很可能从参与工作到退休,都在同一个油田,这在很多大型国际石油公司中,都是难以想象的。”上述人士表示,“人才、技术和生产资料的流动非常重要,而国内的石油公司目前做得并不好。”
 
也是因此,2017年,中石油宣布在内部进行第一轮共16个探、采矿权流转,将中西部一些油田公司没有余力开采的矿权,流转至大庆等四家老油田公司手中。其中包括了页岩油气田储量的重点区域——西南油气田公司。
 
2019年初,中石油宣布启动第二批矿权内部流转工作。在第二轮流转中,将准噶尔盆地吉木萨尔页岩油区块流转给有较高该类资源勘探开发经验的吉林和吐哈油田,这样不仅可以帮助东部老油田公司提升效率,也可加快相关地区区块的开采进度,推动增储上产。
 
值得注意的是,第二轮流转中中石油将会和一些外部企业进行合作,目前尚未有公开信息表明有哪些外部企业得到了区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