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群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行业新闻 >

国力与金融关联有多深

2019-04-21 10:21 编辑:admin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2015年10月,当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中国并购公会会长王巍的专著《金融可以颠覆历史2》以“大国崛起的秘密”为副题出版时,著名经济学家、耶鲁大学终身教授陈志武先生先睹为快,并写下精彩述评予以推荐。书中一个章节《花5400万买来的美国》,令人茅塞顿开。
独立战争结束后,如何避免“打江山”的负债拖累“守天下”?
美国开国元勋之一、第一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以其丰富经验开始了闪转腾挪:对债权人,旧纸币兑新纸币,新纸币购新债,旧债换新债;对负债累累的政府,新纸币购旧纸币,新债兑新纸币,新债换旧债。就这样,“旋转门计划”体面地解决了新旧两个时代的历史遗留问题,以5400万美元债务为代价换来一个国家的新生!
其实,抗日战争时期,我们党也有过令西方经济学家为之瞠目结舌的金融创新。
当时,日军在其占领区滥发军用手票,操纵汉奸伪政权在沦陷区设立银行发行日伪币,强制流通,套取物资,实施经济掠夺。我们党领导各抗日根据地,坚持独立自主的货币政策,设立银行、印钞厂,成功地使抗币成为各抗日根据地的本位币。
历史是一面镜子。金融行业拥军的创新实践,又何尝不能再创奇迹呢?
现代战争是立体战争,财力消耗大,许多国家在平时就重视做好财政金融动员的准备。中外两则金融创新案例,对今天的启示就在于,一个政权的长久稳固,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提升,离不开“军事+经济”两手抓两手硬;财政金融动员作为国民经济动员的重要组成部分,决定了金融行业拥军的创新实践永无止境。
激活行业拥军潜能,成为新时代金融创新的社会责任和国防义务,也成为检验财政金融国防动员成果的一条有效途径。当前,各方正以金融行业拥军为载体,夯实国防动员根基,带动一些高新技术及时运用到军事领域。